• <menu id="4642o"><strong id="4642o"></strong></menu>
    <menu id="4642o"><nav id="4642o"></nav></menu>
  • 當前位置:首頁?>?詳情頁

    吳柯:我在瑞士留學的那些日子

    來源: 時間:2021年09月08日 瀏覽次數: 【字體:

      

    2015年7月,我來到瑞士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ETH Zurich,以下簡稱“ETH”)攻讀博士學位,參與的第一個當地華人活動,就是在伯爾尼舉辦的中瑞建交65周年大型慶?;顒由献髦驹刚?。通過活動,我第一次在平靜的瑞士感受到了海外華人的血濃于水和中瑞之間深厚的友誼。轉眼間到了中瑞建交70周年,沒有想到這5年的在瑞生活給我帶來了巨大變化,不僅讓我收獲了寶貴的人生經歷,結識了眾多良師益友,更讓我與這個國家建立起了千絲萬縷的聯系,讓我從開始的對瑞士留學有微微抵觸,到現在深深地喜歡上這個國家,并在為中瑞交流繼續盡著一份綿薄之力?!?/p>

    01  初到瑞士

    第一次聽說ETH是我大三在北京大學修讀經濟學雙學位的時候。當時的一位師兄告訴我他即將去ETH讀碩士,而我聽了不以為然,心里想著這學校完全沒有聽說過,估計一般。第二次聽說則是在大四即將畢業時,我的本科導師將我引薦給了到上海開會的Didier Sornette教授,他就來自ETH,而且是復雜系統和預測科學領域世界級的專家。他與我見面后告訴我,ETH是歐洲的MIT,歡迎我在美國讀完碩士后去那里跟他讀博士,并在當天就向我發出了讀博的邀請信。我因為受到這樣一位頂級教授的認可和這份意外的博士offer感到無比欣喜,這樣的契機促使我逐步開始了解這所學校。ETH長期在各種主流世界大學排名中位列世界前10位,培養出了包括愛因斯坦在內的共21位諾貝爾獎得主,卻和瑞士文化一樣長期保持著低調。而真正打動我的,是ETH和Didier Sornette教授都非常崇尚的學術自由氛圍和將技術充分產業化的宗旨,這最終促使我在哥倫比亞大學完成碩士后來到瑞士求學?!?/p>

    因為本科和碩士分別在北京和紐約求學的緣故,我對大城市充滿了熱愛。也正因為此,剛決定赴瑞士時我還有著些許不情愿和不甘心,認為瑞士這樣的“山村”式國家或許并不適合我。蘇黎世是瑞士最大的城市,但當地華人常常戲稱其為“蘇村”,我也深以為然?!疤K村”以蘇黎世火車站為中心,門前著名的班霍夫大街(即火車站大街,“班霍夫”在德語中是火車站的意思)號稱是世界上最富有的街道和世界最大的“金市”,各種高檔商店、銀行和酒店等等鱗次櫛比。不長的大街盡頭便是美麗的蘇黎世湖,平靜的湖面上時常有搖曳的小艇和戲水的天鵝,湖岸邊則能看到休閑散步的人群。但出了這個熱鬧的區域,人煙就相對稀少。剛到蘇黎世時,我常常在湖邊散步,在這個當地為數不多的熱鬧區域之一享受著瑞士的富饒、悠閑與美麗。一次散步時,我不小心遺失了公交卡,但第二天就在我的信箱里收到了失而復得的它,原來是有人撿到后按照卡面上的地址寄還給了我。那是我第一次被這個國家溫暖到,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傳聞已久的瑞士的公眾責任感。瑞士人一般比較尊重各種各樣的規則,也非常重視他們給出的承諾,因此形成了極高的社會信任感和公民責任感,這使得瑞士各行各業的監管環境總體來說都是相對寬松和靈活的。后來在與當地人有了更多的接觸后,我常常聽到瑞士人以極強的自豪感說:“You have my word, I am a Swiss.(我答應你了,我是一個瑞士人。)”。這帶來了極低的社會“交易成本”和較高的行政效率。在我所在的ETH創業風險系,共有30余名研究人員,但卻只有一名兼職的行政人員(每天只上半天班),卻依然能保證全組的所有行政事務高效有序,這在很多國家可能都是難以想象的?! ?/p>

    ETH有著極為濃厚的學術氛圍,并始終秉承著“Freedom and individual responsibility, entrepreneurial spirit and open-mindedness(自由和個人責任感,企業家精神和開放態度)”這一在瑞士文化中已形成高度一致的價值觀念。由于本科時期的我對走學術道路的興趣并不高,因此也從來沒有計劃過要讀博,直到遇到Didier Sornette教授。第一次拜會,我便提出我可能并不會選擇標準的學術道路,如果讀博也希望能夠做我感興趣的、與業界應用高度結合的研究課題,并可能在做學術研究之余更多參與其他社會工作。Didier Sornette教授當場表示非常歡迎我這樣的學生,并且鼓勵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研究和事情,無論是否在他的研究范疇之內,也無論是否與讀博相關。在后來的博士生涯中,我的確與很多ETH的學生一樣,擁有很大的自由度,不僅幾乎完全自主選擇了最終博士論文中的大多數課題,且在讀博期間參與了許多課外實踐工作?! ?/p>

    當然,自由從來都不是沒有邊界和代價的。在瑞士文化中,相對高的自由度的建立基礎,是每個人高度的責任感。作為博士生,如果自己的選擇導致學業荒廢或是研究成果達不到要求標準,就必須承擔無法畢業的后果。在我導師錄取的博士生中,大約有15-20%最終沒有能夠拿到博士學位。這個自由和對自己負責的價值觀在瑞士是從小就開始培養的。瑞士人要入讀哪所大學,只要符合一些基礎條件即可,不需要通過錄取選拔機制,然而學生必須為自己的選擇負責。在ETH每年錄取的本科生中,大約有一半的學生最終都無法畢業?! ?/p>

    02 意料之外的瑞士經歷  

    讀博期間,除學術研究工作外,我還擔任了蘇黎世中國學聯的執行主席,積極參與了大量的當地華人活動,并在聯合創建的非盈利組織瑞中創新中心擔任秘書長。在這段時間里,我們團隊組織了上百場當地華人活動,接待了數十個國內地方政府、大型企業和高等院校的訪問團組,我也因此結識了許多領導與前輩,極大地拓寬了我的眼界與人脈。

    在瑞士這5年,我有幸見證了中瑞關系進一步發展的諸多重要瞬間,特別是2016年中瑞兩國建立創新戰略伙伴關系和2017年1月習近平主席對瑞士進行國事訪問。最令我難忘的是我有幸作為留學人員代表與當地華人華僑代表一起受到習近平主席的接見。在習近平主席訪瑞期間,我們留學人員與當地華人華僑不懼風雪和寒冷,自發地在車隊途徑的道路兩旁列隊,激動地揮舞著五星紅旗,舉著歡迎橫幅,抒發著炎黃子孫的自豪與驕傲。我也多次聽到瑞士人對我們國家和人民表示的尊敬與贊譽之詞,這讓我更強烈地感受到祖國繁榮富強所帶來的民族自豪感。

    讓我們備感溫暖的當然還有駐瑞士使領館對留瑞學子的關懷和支持。逢年過節在使領館的聚會活動讓我們有機會品味家鄉的味道,慰藉鄉愁,表達對祖國親人的思念與祝福,印象最為深刻。

    作為永久中立國,瑞士擁有獨特的國際地位,坐擁數百家國際組織總部,每年召開上百場諸如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等知名國際會議。同時,瑞士已連續10年在全球創新指數排行榜上位列榜首,擁有大量的創新技術與高科技企業,中國正在不斷推進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使得中瑞兩國在創新這一領域有著廣闊的合作空間。我所在的ETH便是瑞士創新的重要源泉之一,其孵化出的創業企業5年存活率高達93%。因此,瑞士與中國的關系近年來越走越近,雙邊交流互訪也越來越多,為我們在瑞留學人員帶來了很多機遇。目前,我們團隊已經幫助10余家瑞士高科技創新創業企業落地到國內深圳、杭州、寧波等多個地市。自2018年起,我每年都參加達沃斯經濟論壇,也看到越來越多的中國面孔在這一國際舞臺上綻放光芒。這些寶貴的經歷是我在來瑞士前完全沒有設想過的,也對我現在的事業發展產生了重要的影響?!?/p>

    03 我與兩位老師  

    2018年5月,在我的導師Didier Sornette教授的大力支持下,我在讀博的前兩年便完成了博士期間的大部分研究工作,并最終在入學兩年零十個月的時候順利通過了博士答辯并獲得學位。因博士期間的出色表現,我也獲得了國家留學基金管理委員會頒發的2018年度“國家優秀自費留學生獎學金”。

    我的導師Didier Sornette教授在學術上教會了我很多東西。他的研究橫跨金融經濟、自然災害、能源系統、社會動態、公共健康等多個領域,以跨學科的思維和方法專注于解決現實世界中存在的極具挑戰性的問題,曾多次預測金融危機的發生和市場泡沫的破裂。因此,我的研究視野也從傳統的金融工程問題開始走向更為寬泛的復雜科學問題,廣泛涉獵其他學科。Didier Sornette教授在生活和事業上永不滿足的熱情、好奇心、開放性、樂觀和冒險精神也深深地影響了我,讓我勇于走出舒適區,嘗試了很多充滿挑戰性但極具樂趣的事情。博士答辯后,Didier Sornette教授送給我的畢業禮物便是邀請我參加他在夏季的定期運動:water ski(滑水),讓我這個“運動小白”體會到了這種高強度運動的“痛”與“快樂”。

    在瑞士期間我還有幸結識了自己的另一位重要老師,北京大學教授、新瑞學院院長、“中瑞關系杰出貢獻獎”獲得者何志毅教授。何教授的主要研究領域是的管理學,對中外文化有著很深的理解,開創了以人文底蘊為基礎的“五行七彩”創業創新教育培養體系。在與何教授逐漸熟識后,我發現他與Didier Sornette教授雖然有著完全不同的教育和文化背景,在很多方面卻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比如無論是在人文還是理工學科方面都有著極其淵博的知識,都喜歡有挑戰性的事物并充滿冒險精神,都保持著高度的自律性,長期堅持每天運動。后來在我的介紹下,他們倆果然一見如故,相談甚歡,每次見面談論的話題從物理金融到詩詞歌賦,從中外文化到歷史人物,讓我受益匪淺,果然是“great minds think alike(英雄所見略同)”。我也邀請何教授加入我的博士答辯委員會,作為我的博士論文推薦人之一。我對何教授的教育情懷也一直欽佩有加,也因此參與了許多何教授在瑞士的教育合作項目的工作?! ?/p>

    04 新的征程  

    2019年,在領導和友人的關心支持下,Didier Sornette教授和我共同促成了ETH與南方科技大學共建風險分析預測與管控研究院(以下簡稱“研究院”)項目。這是目前為止ETH與中國大陸高校合作的首個校級共建項目,由Didier Sornette教授和中科院院士、南方科技大學地球與空間科學系系主任陳曉非擔任聯席院長。我也因此來到了南方科技大學協助負責該項目的運營工作。研究院致力于搭建一個革命性的動態風險管理平臺,以交叉學科和數據驅動的方法為基礎,開發應對不同自然和社會系統中極端風險的實時動態監控、模擬仿真、趨勢分析和預警預測工具。同時,在中瑞創新戰略伙伴關系的大背景下,研究院也作為ETH在中國的基地,進一步探索在研究和技術轉化上與中國的合作,計劃在深圳打造一個產學研一體的中瑞創新合作的平臺,進一步促進兩國在創新領域的合作。

    Didier Sornette教授對中國一直以來都充滿感情,也很關注中國的發展,并一直認為世界未來發展的關鍵很大程度上會取決于中國的發展,因此他非常希望自己的研究工作能在中國得到進一步擴展,以幫助中國、幫助世界。他常說:“If China succeeds, the world succeeds; if China fails, the world fails.(如果中國成功,世界便將成功;如果中國失敗,世界亦將失敗。)”這份情懷深深地感動著我,也讓我堅信我們所做的研究和工作是很有意義的。我們相信,中國一定會成功,中瑞合作的前景也一定會更加廣闊。

    在瑞士學習工作的幾年時光很快過去,我也從一開始的些許不適應到現在對瑞士文化、“山村”生活和美食非常欣賞與享受。在瑞士即便工作再忙,看一眼窗外美輪美奐的湖光山色,心里總能平靜下來。而在這平靜的背后,是永遠保持好奇、永遠充滿冒險精神的企業家精神。希望20年后,我依然能葆有這份純粹。

    永久免费a片在线观看全网站
  • <menu id="4642o"><strong id="4642o"></strong></menu>
    <menu id="4642o"><nav id="4642o"></nav></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