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4642o"><strong id="4642o"></strong></menu>
    <menu id="4642o"><nav id="4642o"></nav></menu>
  • 當前位置:首頁?>?詳情頁

    何志毅:瑞士情緣

    來源: 時間:2021年09月08日 瀏覽次數: 【字體:

      用哲學語言說,人生的軌跡充滿了偶然性,但偶然中又含有必然。我與瑞士的緣分起于偶然。至于是否有必然,還要在冥冥之中檢驗。

      剛剛看了最新上映的電影《我和我的家鄉》,其中一個片段講述了一位在瑞士教學的中國教授,在得了腦梗阻后,記憶退回到1992年——他在中國一個鄉村小學當教師的那一年,他的思維定格在那個時刻。如果反過來拍一位中國教授在瑞士留學的情景,時間定格會比他早5年,那是1987年。

      1985年,我在福建省擔任一個國有企業總經理。某天我從福建省經委看到一份由國家經委和中國企業聯合會下發的文件,各省經委和省企聯可以推薦一些干部出國進修管理,項目是由各國向中國提供資助。我記得可以去的國家有美國、德國、日本、英國、瑞士等,應該有十幾個項目,有些是專項管理,如城市規劃管理、生產管理等,少數是綜合管理。我一眼就看中了瑞士的項目,那是一個為期三個月的學習,地點在日內瓦,學校是IMI國際管理學院(IMD的前身)。我覺得其它國家今后可能都有機會通過公務出訪前往,而瑞士恐怕難得有機會。因此我選報了瑞士項目。瑞士項目全國只有兩個名額,要求是大中型國有企業領導人或者高等院校管理學教授,年齡在40歲以下,要經過兩輪考試,一是國家經委組織的英語考試,二是瑞士大使館的考試。

      我通過了國家經委的統一考試,成績應該不錯,但被告知瑞士1986年的項目取消了。后來得知,可能是那一年的學習班里有臺灣人,因此我們決定不派人參加。當時負責項目工作的領導也問我要不要調換一個項目,但我堅定不移地希望繼續等待,盡管1987年的項目也存在不確定性。幸運的是,我的決定是正確的,到了1987年機會來了,我成為國家推薦參加瑞士項目的兩個人選之一,另外一位是北京某大學的管理系副主任。

      為此,我專門到北京去接受了瑞士大使館的考試。那時,瑞士大使館座落在一個大院子中的一棟小樓里,瑞士商務參贊接待了我。他先拿出一份英文報紙,指著一篇文章要我英譯中。我翻譯完后,他與我交流,大致問了一些為什么要去瑞士,對瑞士了解多少,現在做什么工作等問題。然后就聊天,不像面試。結束時,他夸我英語水平不錯。于是,我順利通過了瑞士大使館的考試。

      1987年4月,我如期到達了日內瓦。IMI國際管理學院在靠法國邊境不遠的地方,幾乎是一個公園,綠蔭叢中散落著零零星星的小樓。4月的日內瓦到處鮮花盛開,湖水清澈見底,天鵝在湖畔安詳地孵化著小天鵝;大街小巷干干凈凈,一塵不染,皮鞋不用擦,衣領也不發黑;公共汽車準時按點到達,正負誤差基本不超過一分鐘。還有,消費很貴,理一次發要30瑞郎。當時,瑞郎與人民幣的匯率大概為1:5.6,理一次發的費用相當于我在國內兩個月的工資。后來,我在一對來自英國的同學夫婦公寓里吃飯,他太太用剪刀替我修剪了頭發。對此,我感恩戴德。這位同學是倫敦一家銀行的行長,多年后他和太太來中國旅游,我為他們安排了超規格的接待,使他們受寵若驚,我則圓了“滴水之恩之涌泉相報”的心愿。直到去年,我在蘇黎世酒店旁邊的理發店看到理發還是30瑞郎,想起當年的情景,就刻意去理了一次,因為我的月薪早就不只30瑞郎了。雖然現在這個價格還是國內的三倍。

      現在回頭看,當時我在IMI國際管理學院接受的培訓,相當于今天濃縮版的EMBA課程。課程內容和上課時間長度都相當,只是集中在100天左右完成。我記得學費應該是3萬多瑞郎,接近20萬元人民幣。這在當時的中國是個天文數字。班上三十幾位學員來自十五六個國家,有德國、英國、法國、芬蘭、意大利、南非等等,只有我一個中國人。那一位北京某大學的副系主任,不知道為什么沒有來。毫無疑問,當時我是班上最窮的學員,恐怕也是受瑞士政府資助的唯一學員。有一天我跟開勞斯萊斯、開奔馳的同學們開玩笑,盡管你們的車好,但是你們有專職司機嗎?沒有。我是這個班上唯一平時有專職司機的學員。眾人樂。

      為我們授課的教授都是歐洲各個大學的教授,記憶中有幾個印象深刻的鏡頭。其一,一位女教授課前總要講幾個帶顏色的笑話,在大家哄然大笑中,轉身在黑板上寫幾個字,然后一臉正經的轉過身來說,well,well,well……于是正課開始了。其二,各國教授的英語發音都很不標準,令我很難適應。相當于老外學習了標準的普通話后,聽不懂鄧小平講濃重的四川普通話和毛澤東講湖南普通話。這使我強烈地感覺到學習英語不需要在英語的發音上花太多時間,只要講得流利就行。其三,有一次講世界貿易課的老師畫了一張世界貿易地圖,把中國畫得很小很小,臺灣畫得很大很大。他把國際貿易額作為一個國家對世界的貢獻標準之一。課后同學問我,你同意他的觀點嗎?我說不同意,因為中國解決自己的問題,就解決了世界四分之一的問題。他說你為什么不站起來反駁他?我說因為我的英語還不夠辯論水平,而且中國學生沒有站起來反駁老師的習慣。他說老師就是我們花錢雇來講課的呀。這個觀念對我沖擊很大。其四,在課程一開始的時候,班主任老師就提前布置了一項所有課程結束時的作業:選出班上三位同學:你最喜歡的老板,你最喜歡的合作者,你最喜歡的部下。反之,也要選出三位最不喜歡的,并且必須在全班討論中公布結果并進行說明。于我而言,這項作業難度很大。結業時的這個環節我已經不記得是怎么完成的了,到底肯定了誰,否定了誰,只記得班主任老師笑著說,亞洲來的學生都有這樣的問題。

      還有一件印象很深刻的事,當時主管這個項目的瑞士聯邦政府教育部官員給我寄來了一份邀請函,邀請我去瑞士伯爾尼聯邦政府教育部訪問,約好了時間,并且附上了來回的火車票。我如約去了,接待我的是一位中年女性,和藹可親,我們進行了一些交流。我不知道她為什么要附上往返火車票,恐怕是考慮到我的支付能力?坦率地說,在瑞士,什么東西一換算成人民幣,我就都舍不得買了?,F在的人很難想象,當時一個月工資不到二十瑞郎的人,在瑞士的市場上怎么思維,如何行為。

      在瑞士期間,我利用假期去了德國、意大利和法國,住在當地同學家里,然后自己自由的行走。當時覺得這種機會太難得了,不知道下一次會是何時。確實也沒有想到,以后我們能夠非常自由地在各國行走,工資也絕非幾十瑞郎了。那時從瑞士到其它國家需要辦理簽證,我想申請法國簽證去巴黎,被告知需要等待三個月時間。對我來說,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我申請時,在瑞士的時間已經不到三個月了??紤]到日內瓦到法國的邊境是抽查護照,我決定冒一次險,因為巴黎對我的誘惑太大,我不想錯過這一次機會。當時我拿的是公務簽證,如果沒有入境簽證出了問題是嚴重違反外事紀律,可能會影響到我的發展前途。但我還是愿意冒一冒險。出境時我沒有搭乘同學的車過邊境檢查站,而是從先偵查好的別處邊境步行過去,再繞回公路邊,法國同學開著車在路邊等我?;貋頃r我乘火車,到達日內瓦發現出站需要檢查護照,幸好也是抽查。坦率地說我當時的心情非常緊張,但我裝作若無其事地走過去。幸好,沒有抽查到我,我順利地回到日內瓦。事后想想,還是有所后怕。好在今天從瑞士去歐洲任何一個國家,都不需要簽證了,我的學生們也不需要再犯我當年的錯誤了。

      我的一位同學來自德國海德堡。我去海德堡時住在他家,非常驚訝地發現他們對西藏文化很感興趣,家里的客廳擺滿了西藏的各種文物和飾品。他們對西藏充滿同情心,我們都回避了這個話題。但是我強烈感受到了文化觀點的差異。在海德堡期間,我參觀了依山而建的美麗的海德堡大學。在巴黎,我也住在一位同學家里。他家處于巴黎郊區,每天我需要乘坐火車到城里。那時,我手里拿著旅游書,如饑似渴的到處跑,羅浮宮、奧賽美術館、巴黎圣母院、凱旋門,當然還有紅磨坊,都是到巴黎必然要看的地方。我跑遍了五星級的景點跑四星,跑遍了四星景點后,再挑一些三星兩星的景點,例如羅丹美術館、莫納美術館,應該都是三星或者以下的級別。盡管這樣在路線上會有一些重復,但因為人生地不熟,我也沒有什么好辦法。幸好巴黎的地鐵站非常密集,方便得難以想象。

      在瑞士學習,瑞士政府不僅為我支付了昂貴的學費(IMD今年MBA的學費是9萬瑞郞),還支付了我的日常生活費。當學習結束后回國,我節約下來的生活費使我成為“萬元戶”。在那個年代,“萬元戶”相當一個大學畢業生十六年的工資。因為那時房子和汽車還不是商品,因此,從瑞士回國后我就基本實現了現在說的“財務自由”。我想,天下哪里有這等好事,我學習了知識,開拓了視野,增長了見識,交結了朋友,飽覽了風景,還賺夠了錢。所以瑞士留學成為我青年時代最美好的回憶。我經常反思檢討自己,我對瑞士,對瑞士人民的感情是不是因為他們給了我錢?我怎么想都覺得不是,在“意識”里肯定不是,在“前意識”里也不是,至于在“潛意識”里是不是,那真的不是“我”的事情。而且,即使從商業和公益的角度,后來我的所作所為,也足以回報瑞士之恩了。當然,我真的不是為了當時那一點錢;如果我是愛錢之人,在那個很容易賺錢的時代,我也不會從商界轉身進入學界,選擇教師這個職業。來日方長,我還會持續地促進中瑞之間的教育交流,促進中瑞之間的經濟發展。

      在瑞士的學習極大地打開了我的國際化視野,盡管當時并沒有很主觀的意識到。1987年,是中國改革開放的早期,中國與世界差距巨大。33年過去了,那時的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今天中國的成就會如此顯著,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我還有機會到瑞士辦學。33年前的學習在我心中種下了中瑞友好的種子,盡管回來后與瑞士沒有再來往。彈指一揮間,等我再去瑞士已經是20年后的2007年,我受邀去日內瓦參加聯合國組織的一個會議。故地重游令我感慨萬千,瑞士還是那個瑞士,日內瓦還是那個日內瓦,中國已經今非昔比,煥然一新。但瑞士的創新,瑞士的社會和諧,瑞士的高品質生活,瑞士的民主,瑞士的多元化,瑞士的國際化,仍然值得我們敬佩,仍然值得我們學習,有些東西學不了也值得欣賞。瑞士與中國的友好仍然是兩個國家優良的歷史傳統和現實。

      2013年,我在中國政府和民間基金會的支持下,在瑞士創辦了新瑞學院,并在兩國領導人的見證下與蘇黎世大學開展了合作辦學,為更多的中國青年學子提供到瑞士學習的機會。我不知道是他們更幸福還是當年的我更幸福。我希望他們與我一樣,成為熱愛瑞士的中國人,為中瑞友誼、中瑞合作共贏盡心盡力。讓我感到非常榮幸的是,2018年,瑞士政府為我頒發了“瑞中關系杰出貢獻”證書,以表彰我為中瑞友好所做的工作。

      遙想30年后,在中瑞建交100周年之際,由新瑞學院與蘇黎世大學聯合培養的青年學子們應該會像我現在一樣,滿懷深情地書寫著回憶文章?那時的中國?那時的瑞士?那時的中瑞關系?我相信,兩國一定仍然是最友好的國家;我相信,那時的回憶文章里一定還會有我的一篇。

    永久免费a片在线观看全网站
  • <menu id="4642o"><strong id="4642o"></strong></menu>
    <menu id="4642o"><nav id="4642o"></nav></menu>